在全球范围看
2020-11-14 19: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随着更高速度铁路的出现,铁路已成为一种最为广泛的媒介,同时也是最大和最快的媒介。作为处理对应关系的媒介,每一种都是独特的形而上学,虽然这个巨型的设施与媒介不能这样思考自己,但相对于媒体的社会性来说,我们必须要呈现出铁路对整个经济和社会所创造的世界观。当然,铁路是底层设施更是本体论设施,或者说它直接就是一种本体,决定了任何与它对应的事物的时空关系。

作为一种新的后地理环境,我们应该从铁路的维度重新看待一切事物。比如说,工业的扩张不能仅仅看到工业经济总量的扩大,更要看到与工业扩张相伴随的工业空间结构的变化。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见证了现代工业从手工作坊到大规模生产的跨越,分工模式实际就是生产过程的空间变化。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工业国,铁路提供给中国的不是某种经济体内工业布局的重置,而是为在更大的国际范围内的重置提供了可能性,从而使中国工业获得了更大的延展性。

目前,人和物品从我国到达其他国家或者从其他国家到达我国的时间已大为缩短。当然,这个时间并不是定数,因为列车速度还在持续提高中。高铁空间虽然没有像赛博空间那样,用时间序列去替代现实物理空间的空间序列,但它的最大作用是提高了空间的通过速度,带来了空间结构的巨大改变。

可以说,铁路特别是高铁里程,正在成为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区域经济与社会组织程度的新尺度。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铁路把物质重新编码,它不仅仅压缩了空间,更在本质上重新确定了空间的结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赛博空间那样,人类在生成物质世界的孪生数字实体并对这些数字实体做出大规模赛博秩序安排的时候,赛博空间诞生了,这个空间把社会的物质分布结构改变为数字空间的一种时间序列。褪去形象感后,赛博空间裸露给我们的也是一个对物理世界赋能的形而上学世界。

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涌现的不仅仅是高铁网络,而是一个巨大的高铁空间。然而,这个高铁空间至今没有被人们深度关照,也缺少关于它的抽象共识,这是我们需要花大力气去认识的事物。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高铁已经改写了我们对自然地理空间的思考。南北5500公里、东西5200公里只是中国的物理空间跨度,如果以350公里的高铁时速来衡量的话,我们已被高铁压缩到一个不到15个小时的空间中了。这就是高铁后地理效应的最明显体现,经济和社会从屈从于自然地理的必然状态被推入到规避了自然地理障碍的、平滑的后地理自由状态。

免责声明:

有观点认为,光波所运载的价值超越了所有现实物理运载工具运载的价值总和。这种观点应当被修正,因为更大范围的运营能力已经让我们有必要把铁路当成一种带宽来看待。以中国铁建为代表的中国铁路铺设能力,今后输出的可能不仅仅是铁路或者是铁路网,而是速度和运输成本的边际能力。当铁路的速度成本被更大的铁路网络运营收益对冲到可以忽略的时候,铁路一定会具有像光在通信世界中那样的位置。更为重要的是,对一个经济体来说,提高经济竞争力期待光波网络与铁路网络的结合。然而,不是每个经济体都具有这种结合能力,在全球范围看,这种结合能力是中国独有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ukoscom.com云南省曲靖市自七人悟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 www.ukoscom.com版权所有